首页 »

退休影院美工新绘解放军电影海报办展览:“这些作品将成为珍贵的城市记忆”

2019/9/20 21:54:51

退休影院美工新绘解放军电影海报办展览:“这些作品将成为珍贵的城市记忆”


昨天,兰溪路上的普陀区文化馆开设了一场特殊的展览——由区档案局和区文化局联合主办的“长城·军魂”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手绘电影海报新作展。


为期15天的展览将展出《地道战》、《地雷战》、《小兵张嘎》、《我的长征》、《闪闪的红星》等90幅老电影手绘海报。它们的创作者,是16位年事已高的“影院美工”,昔日他们曾为每一部热门影片手绘海报,如今各大影院早已不再需要这个岗位,但老工匠们依然怀揣着特殊的“海报情结”,用特殊的方式重新展现几十年的手艺。
 

李树德作品

国之军作品

 


再现经典电影场景
 

徐维豹作品

 

李伟作品

“1962年,《地雷战》在全国引起轰动。影片讲述了胶东抗日根据地赵家庄和附近几个村庄,经常遭日伪军“扫荡”,当地民兵用地雷战与日伪斗智斗勇,粉碎了敌人一次又一次扫荡的故事。在这幅海报中,我使用的是比较典型的水粉画形式,选取了影片中民兵队长赵虎手提地雷,双眼坚定凝视前方的镜头,刻画出以他为代表的抗日根据地民兵充满智慧和勇气的高大形象。” 原大光明电影院的手绘海报师施元祥眉飞色舞地介绍自己的得意之作。为了完成这幅作品,他整整花了20天。对于他这样技艺纯熟的老画师来说,作画过程通常只需要3-4天,但落笔前的构思却是一项“无止尽”的工作,创作期间,回看老电影时,他常常将画面定格、拍摄成照片反复比对,尤其是画质不清晰时还要“脑补”各种画面细节。施元祥说,一旦大脑调入“创作模式”,吃饭、睡觉甚至做梦时想着的都是海报构图。
 

“《闪闪的红星》是根据李心田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讲述了在30年代艰难困苦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少年英雄潘冬子的故事。在这幅海报中,三分之二的篇幅用了写实的手法来刻画潘冬子那种在血雨腥风中顽强与土豪抗争的人物性格,另外三分之一的背景则用虚镜还原了电影中潘冬子在河边瞭望放哨的场景。”与施元祥一样,这件作品的作者徐维豹也是原大光明电影院美工,今年已经79岁是这个手绘海报圈子中最年长的一位。他说每画一幅海报之前,他们都会把整个影片重复看至少五六遍甚至数十遍,为的是把电影里最难忘的精彩场景“过滤”进电影海报。
 

“《八女投江》这部影片讲述了冷云等八名抗联女英雄在抗击日本侵略军的战斗中,宁死不屈,投江自尽的故事。我这幅海报的创作手法不同于其他水粉画,采用的是版画的形式,运用简练、简洁的大块的色块,渲染了紧张壮烈的战争气氛。”介绍这幅作品的,正是这次活动的组织人——原曹杨影剧院美工李树德,这位曾经的“新秀”如今也年近花甲,算是圈子里的“年轻人”,组织老朋友、统筹展览等琐事工作都由他奔走牵头。
 

可以说,解放军主题的影片浩如烟海,怎样遴选作品?怎样符合当代观众口味?李树德召集画师们开会反复讨论,把解放军电影分成6个阶段,包括长征、抗日、解放战争、抗美援朝、对越自卫反击以及和平时期保家卫国等等,再选出每个阶段一批耳熟能详的经典影片,如《万水千山》、《金沙江畔》、《地道战》、《铁道游击队》、《南征北战》、《红日》、《碧海丹心》、《凯旋在子夜》、《高山下的花环》、《冲出亚马逊》、《湄公河行动》等等,画师们根据自己的兴趣特长分头创作。
 


或将成为收官之作
施元祥作品

李树德作品

 

事实上,这不是老画师们第一次聚在一起办展。李树德说,他们早在四年前就已开始有计划地筹划包括这次展览在内的三次展览:2014年的一次聚会上,他提出每人集资2000元,举办一次抗战老电影海报展,来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话题一出,便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同。后来普陀区档案局知道后很感兴趣,愿意出面作为主办方承接这个活动,并给予一定的经费作为补贴。同时提出要做一个系列的手绘电影海报展,第一年主题抗战70周年,第二年建党75周年,第三年建军90周年。
 

举办这些展览很不容易。老画师门首先面临的困难是影像资料的缺乏。以前为电影绘制海报前,他们都会坐在电影院里当第一个观众先把影片从头到尾看一遍,而如今这些老电影的资料已很难找到,老画师们搜遍网络、跑遍图书馆、档案馆和碟片店自己搜罗。有一次施元祥买不到自己想要的碟,还特意打电话到电视台求助,终于有热心的听众愿意送他一张碟,于是他坐着公交来回四个小时到浦东张江取到了这张高清碟。
 

除此之外,精力和体力也是一大挑战。以前的影院电影海报尺寸很大,而现在用作展览的海报都是缩小版,对于年事已高的画师们来说,小幅海报更需精工细作、付出加倍功夫。尺寸都是整开,由于年纪的关系,这些美工在视力方面多多少少都有些障碍,所以面对小幅的画,在精细的刻画制作方面挑战比较大,需要付出加倍的功夫。而李树德自从前年视网膜脱落,右眼视力明显下降、两眼不能聚焦,给创作作品带来很大挑战。
 

前几次展览的成功,意外地把这批老画师们重新“捧红”。以前,影院美工几乎是一家电影院里最重要的岗位,每家影院手绘的电影海报都全然不同,一部新片能不能卖座、能不能把观众从“大光明”吸引到“国泰”,手绘海报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这几年电脑海报的出现取代了手绘海报,这让老画师们有些“落寞”。而通过这几次展览,他们的作品从单纯的电影宣传工具“登堂入室”成为艺术作品,并拥有一批粉丝。
 

人们希望每年都能看到这样的手绘海报作品,但老画师们却有些心有余力不足。李树德说:“我们中间年纪最大的已经79岁了,身体状况都不是很好,这或许会是我们的关门展览,但即便不办展览,我们也永远不会停止绘画。”
 

听着他们的诉说,普陀区档案局局长何丽芬也很感慨:“三次展览下来,目前我们馆收藏他们的画已经超过100幅了,在若干年后,这些将会成为非常珍贵的城市记忆。”

 


题图:主创画师们正在检查自己的作品 王丹摄 内文图片由受访者提供